李维拉于美国时间2011年9月19日对双城成功关门,夺下生涯第602次救援成功,创下大联盟新纪录。 (资料照,美联社)

「首先,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要当最后一个。」排在最后演讲的李维拉,一开口就逗笑台下观众。 29年前从巴拿马来到美国的他,或许想不到能几乎不看稿,以有条不紊的英文回顾生涯。

李维拉表示,刚来美国时,好几次因语言隔阂的压力过大,让他在棉被里哭泣,「于是我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,我鼓起勇气和队友们说,『拜托,笑我也没关系,教教我英文吧!』他们真的教我了,且从来没笑过我。」

昔日同组洋基「四核心」的佩提特、基特和普萨达特别到场观礼,李维拉回忆2013年最后一场比赛,当总教练吉拉迪特别安排由基特和佩提特走上丘、换他下场的时刻,「这一幕对我来说很特别,我很感谢上帝让我在纽约打球,然后能对我的两个兄弟又抱又哭,用这种方式结束我的生涯。」

李维拉感谢队友、教练、朋友之余,也向儿子小李维拉道歉,总是在他10月4日生日时有任务在身,也就是大联盟季后赛,生涯投了141局,防御率仅0.70。

「棒球,是团队运动。」李维拉说,他没办法一个人投出成就,名人堂这个荣誉也是如此,「给我所有的教练,我所有的总教练,我所有的队友,你们都是特别的,没有你们,我做不到。」